當前位置:不朽的浪漫 > 新聞評析

儲能和新能源汽車行業發展年度報告

時間:[2020-01-09 ] 信息來源:中電新聞網
作者: 
瀏覽次數:次

不朽的浪漫 www.ffhad.com   2019年初,行業樂觀估計全年我國電化學儲能新投運裝機功率有望突破1吉瓦,新能源汽車銷量有望達到160萬輛。然而,依靠政策驅動迅速崛起的新興產業也會因為政策的變化而產生波動,儲能和新能源汽車產業便是最好的例證。

  截至2019年12月底,行業對儲能和新能源汽車市場前景的樂觀預估紛紛落空。儲能和新能源汽車產業紛紛經歷高開低走,產業呈現曲折發展狀態。

  儲能產業進入減速調整期

  2019年,我國儲能產業在“電化學儲能累計裝機功率首次突破吉瓦時,當年新增投運的電化學儲能裝機功率規模達612.8兆瓦”的良好基礎上開始新征程。2019年5月28日,則是一個轉折點,將2019年儲能產業發展狀況分割為闊步向前和減速調整兩種基調。

  2019年1~6月,我國新增電化學儲能裝機規模為116.9兆瓦。雖然這一成績同比2018年同期降低了4.2%,但是整體仍保持了2018年的蓬勃發展態勢,其中最大的推動力來自電網側儲能,同比2018年同期增長了189.8%。

  2019年初,國家電網有限公司和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相繼發布關于促進儲能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大大鼓舞了儲能從業者的信心,產業各方對2019年電網側儲能的項目規模充滿期待。根據統計,湖南、廣東、江蘇、浙江、福建、甘肅等地電網企業規劃的,有望在2019~2020年建設投運的電網側儲能項目裝機功率約達1000兆瓦。

  但是,電網企業推動儲能項目建設的決心和態度主要取決于儲能是否計入輸配電定價成本。2019年5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正式發布新修訂的《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明確指出,抽水蓄能電站、電儲能設施不得計入輸配電定價成本。電網企業推動建設儲能項目的積極性明顯降低,一批已經規劃或者將要規劃的電網側儲能項目無奈暫緩甚至取消。電網側儲能隨即從2019年初的如火如荼轉入低迷。

  如果說暫緩或取消一批電網側儲能項目的舉動只表明了電網企業的猶豫躊躇,那么2019年末國家電網有限公司《關于進一步嚴格控制電網投資的通知》提出的“不得以投資、租賃或合同能源管理等方式開展電網側化學儲能設施建設,以及不再安排抽水蓄能新開工項目等”,則是“官宣”了對電網側儲能的態度。

  在電網側儲能發展遭遇“剎車”之際,“東邊不亮西邊亮”的情形并未光顧儲能產業。2019年,由于一般工商業電價再降10%導致峰谷電價差變小、儲能用戶企業持續經營風險增加,輔助服務市場趨于飽和、調峰調頻價格不斷降低等諸多因素影響,用戶側和發電側儲能也呈現一片萬馬齊喑之勢,全年新開工投運項目稀少。

  與市場轉入減速調整期相對,是儲能企業圈子的不斷擴大。2019年,國內開展儲能業務的企業數量有所增加,有不少從光伏、電能質量治理等領域跨界而來的企業。“僧多肉少”導致企業大打價格戰,儲能企業的盈利狀況堪憂,同時也埋下了一定安全隱患。

  不過,寒冬之下,萬物仍然生長。2019年,我國儲能產業在“倒春寒”中同樣取得了一定發展。例如,在商業模式創新方面,青海共享儲能的橫空出世,無疑為儲能探索了一條市場化的新路。在政策方面,政府也出臺不少政策支持儲能發展,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等部門發布了《貫徹落實<關于促進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2019-2020年行動計劃》,一批國家級儲能示范項目出臺或重新啟動。

   新能源汽車市場換軌陣痛

  如果說2019年儲能產業的市場波動是意料之外的話,那么2019年新能源汽車市場的下滑則似乎有??裳?。補貼退坡的時間節點,必然會帶來市場的陣痛,只是強烈的程度比人們設想的更嚴重。

  2019年,我國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迎來最大幅度退坡,中央財政補貼退坡幅度達50%,地方財政補貼被取消。這直接導致了2019年7月以來新能源汽車銷量的同比連降,拉低了今年新能源汽車的總銷量。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11月,我國新能源汽車銷售104.3萬輛,同比累計僅增長1.3%,與年初預估的160萬輛銷量目標差距很大。

  具體到新能源車企方面,新能源汽車市場的不景氣,對比亞迪、北汽新能源等傳統車企來說,帶來的是銷量下降,企業盈利壓力增大。而對造車新勢力企業來說,則可能是一道攸關企業生死的考驗。2019年,一些造車新勢力相繼出現裁員、資金緊張、交付不理想等問題。行業人士紛紛感嘆———新能源汽車市場洗牌已經提前開始了。

  補貼政策調整,還影響了2019年動力電池的發展走向。動力電池技術不再朝著唯高能量密度為導向發展,轉而同時開始重視經濟性,以市場為導向。以往因為能量密度難以獲得突破而被市場舍棄的磷酸鐵鋰、錳酸鋰電池,因為具有低成本優勢而重新被車企所青睞。動力電池產業格局從三元電池一家獨大開始轉為多種技術路線齊頭并進。

  充電基礎設施方面,2019年初,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調整一項重要改變就是地方財政補貼不再用來補貼購車,而是用來補貼充電基礎設施建設和運營。北京、深圳等城市相繼出臺了充電基礎設施運營補貼,這一定程度推動了2019年充電基礎設施的發展,具體表現為公共充電樁數量明顯增加,充電設施運營企業重建設輕管理問題有所改善,車主充電便利性和體驗感提高。中國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促進聯盟數據顯示,2019年1~11月,我國共新投運公共充電樁16.4萬個,同比去年同期增長116.6%。

  氫燃料電池汽車方面,產業發展明顯提速升溫。一系列促進氫能發展的利好政策出臺。2019年初,氫能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5月,《長三角氫走廊建設發展規劃》發布;各地方政府也出臺了系列支持政策。氫燃電池公交車在上海、鄭州、成都、云浮、張家口等城市示范運營。各大企業紛紛加速布局氫燃料電池汽車領域,其中既有億華通、雄韜股份這樣的高新技術企業,也有國家電投、東方電氣這樣的央企。

  企業的積極布局,推動了氫燃料電池技術獲得新突破,氫燃料電池發動機核心零部件首次完全實現國產化、功率密度突破500瓦/千克、使用壽命延長。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19年1~11月,我國氫燃料電池汽車產銷分別完成1426輛和1337輛,同比分別增長398.6%和375.8%。

{ganrao}